Twentine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红薯小说网www.altstore.org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几乎一夜未眠,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,袁飞飞觉得自己的头有些疼。

她坐在床上,听见院子里有些微的响声。

张平在做早饭。

袁飞飞捂着头发了一会呆,然后下地出门。

她来到火房门口,靠在门框上,看着里面正在蒸馒头的张平,道:“老爷。”

张平好像又被吓了一跳,他看了她一眼,马上又移开目光了。在短短的对视中,袁飞飞看到张平的眼睛布满了血丝。

袁飞飞问道:“老爷,你昨晚没有休息好?”

张平低头摆弄蒸笼,摇了摇头。

袁飞飞走过去,道:“我来做吧。”

见她过来,张平连忙退后两步,袁飞飞手顿了一下,而后又若无其事地接下张平手里的活做了起来。

张平站在袁飞飞的身后。

袁飞飞长大了,身材玲珑有致,一头乌黑的长发用一根翠绿的玉簪轻轻挽起,露出干净白皙的脖颈,窗外的光照在她的衣裙上,就像洒了一层薄薄的金粉一样。

张平看了一会,默默地低下头,转开了眼。

袁飞飞把做好的饭菜端到屋子里,对张平道:“老爷,吃饭。”

张平点点头,拿起了筷子。

他吃了一会,看袁飞飞没有动静,又抬头看了她一眼,袁飞飞道:“我没什么胃口,吃不下。”

张平看着桌上的饭菜,似乎愣住了。

袁飞飞又道:“你别多想,不是饭菜不合胃口。只是我头有些疼,吃不下去罢了。”

张平又转眼看袁飞飞。

袁飞飞道:“没事,或许刚刚回来,睡得不习惯,过会就好了。”

张平点点头,袁飞飞道:“别光看我,你快吃饭。”

张平这才又吃了起来。

吃过饭,袁飞飞收拾了碗筷,张平去铁房打铁。袁飞飞坐在屋子里,半天也没有听见打铁的声音,她来到铁房门口,看见张平一个人坐在铁房的凳子上发呆,别说打铁,手边连块铁皮都没有。

他只是在躲她。

袁飞飞看着他沉默的背影,觉得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要如何同她相处。

花猫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院子里晒太阳,袁飞飞看了看它,打从心底里认为,张平现在或许只会同这只猫交流了。

袁飞飞觉得,这只是张平不习惯,过几天就会好了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姻缘错对—弯的撩不了

姻缘错对—弯的撩不了

柠檬鸡翼
第一次婠狐狸来到近日才开店的夜宵店
玄幻 完结 32万字
巨门卷

巨门卷

吟游大诗人
古有天书七卷,卷一,曰巨门。 少年踏剑而来,独闯上古遗迹, 误入擎天巨门,开启修仙大道......
玄幻 连载 317万字
穴医她想逃

穴医她想逃

子益
穴医,以肉穴治男子欲根者也。某日,两位公子至,非说自己那处有疾,要她治,治好了还不肯走,要娶她为妻,非要看她长什么样…… 她是天下第一名穴医最器重的徒弟,不知为何,师父只是让她每日苦练医术,她被调教成身娇体软的尤物,却未曾治过男根。一日,师父出山看诊,叮嘱她不可接诊。可她想逃,想看外面的世界,想了解自己的身世……?为了私赚银子出逃,她擅自接诊,戴着面纱,只露出灵媚的双眸。?第一位“恙者”,是位有婚
玄幻 连载 5万字
庶出子的悲哀

庶出子的悲哀

xings2008
妈妈娘家穷,饭都吃不上,为求活路,14岁不到就卖身与父亲,做通房丫头。父亲其实并非贪色,之所以买下妈妈,只因为嫡妻多年无所出。妈妈的肚子很争气,入门不久就有孕了。生了我。妈妈也因此得了个名分,成为侍妾。如果不出意外,我就是金贵的少爷,将来继承家业,人生会很幸福。可惜,意外说来就来——在我开蒙的那年,嫡母突然怀了孕,孕的还是个儿子。嫡母生了嫡子,我这个庶出子,就成了边缘人。礼法是严苛的,父亲是古板的
玄幻 连载 14万字
命中注定

命中注定

本就一俗人
纯爱母子、纯爱兄妹
玄幻 连载 0万字
彼岸双生分侍二夫,共有妻希儿于黑人怀中绽放笑靥

彼岸双生分侍二夫,共有妻希儿于黑人怀中绽放笑靥

马甲A
【崩坏3/希儿/黑人/寝取】“终于写完了——”红发青年将笔随手一扔,然后长舒了一口气。“舰长,工作辛苦了~”坐在一旁默默等待着的少女连忙站起身来,为男朋友整理桌面做着最后的收尾工作。“……希儿有哪里沾了脏东西吗?”似乎是察觉到了从背后而来那炽热的视线,少女转过身来有些紧张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着。整体以蓝白为主色调的洋裙到处可见花儿和蕾丝的设计元素,洁白的手套和过膝长袜突显出衣服主人清纯可怜的气质,
玄幻 连载 1万字